刘某家属与贵州省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发布日期:2018-12-13 15:34:46 浏览:17
【案情简介】

    刘某,女,46岁,2016年6月27日因“全身乏力”在家属陪同下到贵州某医院门诊诊查后自行返家。6月29日凌晨2点53分因“全身泛力4+天、胸痛半天”再次就诊于同一医院,留院观察并输液治疗,于当日凌晨3点31分行CT检查,CT检查结论显示为“左侧额叶低密度灶,建议随诊复查或必要时MRI检查”。经留院观察治疗至7月1日,刘某转入该院急诊内科病房住院治疗,初步诊断为:“动脉粥样硬化性血栓性脑梗死;2型糖尿病;原发性高血压I极(极高危组);肾功能不全原因:糖尿病肾病?;血脂异常综合征;泌尿系感染?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在该院急诊内科住院治疗至7月5日21时许转入该院ICU病区继续治疗,在ICU病区治疗过程中因患者病情恶化于7月7日实施抢救、7月10日再次实施抢救,后因病情再度恶化,经抢救无效,刘某于2016年7月11日12:45分死亡。

    为明确死亡原因,医院和刘某亲属共同委托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对患者作尸体检验,鉴定中心于2016年9月6日作出鉴定报告,鉴定结论为:本例死者(患者)系因在自身患有高血压病、高心病、冠心病的基础上,发生脑血管功能障碍致脑组织大面积梗塞、脑功能障碍而神志昏迷、肢体运动功能障碍,致长时间卧床、多脏器感染,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刘某家属于2016年11月8日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向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在诉讼过程中,刘某家属向法院提出医疗过错鉴定申请,法院两次依法对外委托鉴定,两家鉴定机构以病例复杂等客观原因无法作出鉴定而退卷,两家司法鉴定机构均未作出鉴定意见。人民法院为切实解决该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若干意见》的相关规定,2017年10月12日以书面委托调解的方式,向贵州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省医调委)邮寄委托调解函,将该纠纷委托省医调委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2017年10月16日,省医调委收到法院的委托调解函及起诉状副本,收函后及时与医患双方取得联系,并向医患双方下达受理前告知书,征求双方意见并要求医患双方按规定提交相关材料。医患双方于2017年10月24日交齐材料,调委会当即对医患双方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查,当日受理了该纠纷。受理当日,依照《人民调解法》及《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州省司法厅关于加强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衔接工作的指导意见》的规定,向委托法院书面进行受理函复。

    2017年11月6日,省医调委由调解员李某主持调解,患方认为,某医院作为三甲医院,不仅未采取积极有效的针对性诊疗,亦未积极预防和治疗并发症,采取的仅仅是普通的诊疗和护理行为,这是是导致患者病情未得到有效控制以致迅速恶化的重要原因。从病理学的角度看,患者入院诊断为其所患的脑梗死等疾病并非是导致患者在短短10天之内死亡的直接原因,而院方未对患者病情予以高度重视,以致未能针对患者的病情制定和实施积极的治疗是导致患者病情不断加重的又一重要原因。院方在6月29日凌晨3点31分就已经诊断患者头颅左侧额叶低密度灶的情况下,并未及时对患者进行MRI检查确诊,而是在7月1日下达病危通知书的两天后才进行确诊,院方违背了“先检查、后诊断”的医疗原则,并未引起高度重视义务而迟延确诊。院方存在严重违反诊疗行为规范的情形,导致患者病情得不到有针对性治疗而进一步加重,其过错行为与患者死亡结果有直接因果关系,应承担本案全部责任。

    某医院则认为,对患者的诊疗行为并无不当之处,符合诊疗常规,患者长期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血管情况较差,针对此情况,医方并不像患方所说的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而对脑梗塞的患者,目前并没有有效的根治手段,唯有积极预防。并且患者肺部有感染,采取胃部插管的方法是很好控制感染的方法,但因为患者病情的持续发展,发生脑疝,抑制了其中枢神经,导致了呼吸衰竭,最终导致患者死亡。患者的死亡原因医方考虑为大面积脑梗死,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这也与尸检结论相符合。

    鉴于本案的复杂性,调解员大会讨论确定了“先独任后合议、先盲调后专家、全体调解员为后盾”的调解方案,明确了案件主办人由全国模范调解员李某同志为首席。2017年11月6日,调委会组织双方进行了第一次调解,因医患双方对责任划分比例分歧较大,经过长达八小时的调解,双方仍未能达成一致。

    通过第一次调解,查清了案件的基本事实,找准了争议焦点。根据该情况启动了专家咨询程序,从专家库内选出权威专家,并组织专家进行讨论研究。专家经研究后一致认为:在诊疗过程中,医方存在对患者的病情转化观察不足、病情恶化欠缺对症治疗等责任,综合而言,医方应承担轻微责任。

    2017年11月16日,调解员结合专家意见组织医患双方进行了再次调解。调解员耐心细致的向医患双方诠释专家咨询意见,与医患双方反复沟通交流,最终打通了医患双方的心结。医患双方接受了调解员提出的解决方案,自愿达成了协议。

【调解结果】

    (一)某医院一次性赔偿患方因患者刘某死亡产生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交通食宿费、误工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80000元;

    (二)患方尚欠某医院的医疗费27231.86由医方负担,患方已缴纳的医疗费由患方自行承担,患方应无条件的在领取赔偿款之前配合医院办理出院结账手续;

    (三)鉴于本次纠纷已经调解处理,医患双方均不再就本次病例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者医疗过错鉴定;

    (四)患方领取上述8万元赔偿款项后,对于款项的分配问题由患方自行处理;

    (五)确认双方不存在其他争议。本协议履行完毕后,,双方均不再以任何理由和方式向对方主张权利,亦不再就此事向有关部门或人民法院提出再次解决的请求,且不得以本协议内容作为其主张其他权利的依据。

【案例点评】

    专业的调解机构有独特的调解模式和功能,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相结合的多元化机制,能及时有效地化解纠纷,止争息诉,促进社会和谐。医学是一门科学,具有较强的专业性,调解员在对案件深入了解调查的基础上,应当以法律政策为依据,以专业知识为根本,讲究技巧和方法,依据用足、说理透彻、方法得当,才能使医患双方当事人对各自的权利义务有明确认识。用人民调解的法律性、政策性、专业性、灵活性,赢得当事人认可。


主办单位:中共赤水市委法治办   地址:贵州省赤水市红军大道北路73号   邮编:564700   电话:0851-22861151

电子信箱:zgcsswfzb@163.com   设计策划:贵州省**互联网有限公司   黔ICP备18010901号

网站标识码:3000000001 贵公网安备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