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家属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发布日期:2018/12/13 15:39:50 浏览:7
【案情简介】

    患者刘某,2016年1月生,2016年11月6日晚9时许,因患者异常由其父母及奶奶送往黔南州瓮安县某医院进行治疗。医院值班医生以急腹症送至医院外科住院治疗。住院管床医生检查,主诉:“反复右侧腹股沟区可复性包块1-年,再发崁顿2小时”;现病史:“1年前患儿家属发现其右侧腹股沟区无明显诱因出现约鸽子蛋大小包块,按压包块后包块消失,未作治疗。包块常在患儿哭闹时出现,按压或禁止时包块收缩。入院前两小时包块再次出现,包块一直崁顿的右侧腹股沟处,按压后不能回纳入腹,给予手法移位未成功,以右侧腹股沟崁顿性斜疝收住院治疗”。入院诊断:右侧腹股沟斜疝。治疗计划:行右侧斜疝疝囊高位结扎术,术前作了血常规检查,当晚在实施全身麻醉下于22时05分开始手术,22时45分手术结束。手术进行约几分钟后患儿突然出现心跳停止,胃内食物反流,医院立即组织内儿科医师进行抢救,患儿心跳恢复后,手术继续至术毕,手术结束后移送住院部观察患儿多次出现心跳停止症状。7日早上管床医师查房发现患儿病情加重,医院领导研究,决定请州级三甲医院的麻醉科、儿科、神经科医师前来会诊抢救。上午州级医院的专家均赶到县某医院外科对患儿进行抢救,因设施条件所限,经专家研究,确定急转前往州级医院继续抢救。根据州级医院24小时内入院死亡记录记载,患儿于2016年11月7日13时20分转入州级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患者家属认为县某医院在治疗中存在违规行为,其错诊错疗、不及时转院的行为导致患者死亡,因此县某医院应该承担全部责任。事情发生后,患者家属数百人围堵医院,要求医院赔偿100万元,否则便将尸体抬至医院。一时之间,病人无法正常就诊,引起众多群众围观。发生医院被堵情况后,瓮安县医调委两名调解员赶到现场与患方家属沟通并劝阻,告知患者家属根据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他们的行为是触犯法律的,合理诉求应通过合法途径进行维权,将医患双方引导到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医调委)调解。

【调解过程】

    2016年11月7日,医患双方向瓮安县医调委递交了调解申请。医调委受理后,意识到此次医患纠纷是一例死亡群体性重大纠纷,迅速组织调委会开会讨论调解方案。一是摸清患方的亲朋好友和在岗工作人员的情况,以便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做好死者家属的思想和安抚工作。二是所有调解员进行分工协作,用分散式、个别式的方法做好死者家属的思想工作,巧用有意识与无意识相结合的方式,有效利用死者亲属做亲属的思想工作,达到亲情互动目的。三是组成专家库认真调查医院病历,分析死因和双方的责任,调解员统一思想,将死者家属错综复杂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思维和诉求统一到一条线上,尽量制止胡搅蛮缠、乱出点子。调查中发现手术前四小时死者奶奶喂了患者一根香蕉,未向医师说明此情况,这是造成本起事故的重要原因。

    11月8日,组织医患双方到调委会集中进行调解。按照调解程序,首先告知双方权利义务、回避事项、确认彼此身份、确定双方委托代理人,并写出书面陈述意见和要求;其次建议患方将死者尸体停放在殡仪馆,以便达成和解后立即进行火化;最后为了划清责任、确定死因,建议双方对死者进行尸检,并告知双方拒绝尸检的后果及责任(患方拒绝做尸检)。纪律宣布完毕后,调委会主任首先让医方代表发言,医方代表从死者入院的状态、入院诊断、术前准备、手术经过、术中抢救、术后处理等整个过程进行陈述;接着是患方家属发言,提出合理的诉求,患方家属坚持要求医方承担全部责任,赔偿各项损失100万元。

    调委会主任首先表示对死者的哀悼和对家属的安慰,严肃认真的告诉家属,调委会会严格按照《侵权责任法》、《人民调解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处置此次医疗纠纷,并通知双方暂时休息,次日上午继续进行第二次调解。调委会随即分散做工作。在做家属方工作时,明确指出,家属对患儿死亡也负有责任,手术前四小时死者奶奶喂了患儿一根香蕉,未向医师说明此情况,致使麻醉意外、胃汁反流而引起气管堵塞、呼吸骤停。患方家属意识到自己的失误,答应赔偿款可以适当减少,愿意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调委会根据公平、公正的调解原则,要求医患双方互谅互让,最终双方和解,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医调委根据《人民调解法》、《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促成双方达成共识:

    一、医院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死亡赔偿金、安葬费、精神抚慰金、护理费等共计人民币肆拾叁万捌仟捌佰元整(¥:438800元)以转账方式于县法院司法确认后兑现。

    二、死者在殡仪馆存放产生的一切费用由家属自行承担、尸体由家属自行处理。

    三、患儿在该院治疗和转院产生的费用由医院负责。

    四、院方一次性付款后,患方家属不得以任何理由扰乱院方的正常工作秩序,纠纷一次性终结,家属自愿放弃其他一切诉求。

    五、本协议一式三份,医患双方各执一份,县医调委留存一份,此协议签字盖章生效,医患双方于11月10日到县法院做司法确认。

    该起纠纷县医调委于2016年11月7日介入,11月9日促成医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历经72小时。11月10日,调解员电话回访了医患双方,询问协议履行情况,得知该协议履行完毕,双方对调解结果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中,医调委根据《人民调解法》的规定,遵循“平等自愿、公正合法”的原则,本着保护患者利益、维护医院尊严让医患双方充分表达意愿,找出双方纠纷的异议点,做出合理的调解方案;在患方家属不同意尸检的情况下,利用医调委专家库专家对该医疗行为作出技术分析研评。根据医方病历记载死者入院时的现病史和症状体征,该患者手术指征不明,管床医生询问病史欠全面仔细,未了解术前死者进食香蕉,导致胃汁反流堵塞气管而至呼吸心跳骤停,造成不良后果,医方应负主要责任。死者奶奶系农村老妇不懂术前禁食的科学性,也未主动将术前四小时喂香蕉情况报告医师,应负次要责任,为划清责任、确定赔偿数额奠定基础。


主办单位:中共赤水市委法治办   地址:贵州省赤水市红军大道北路73号   邮编:564700   电话:0851-22861151

电子信箱:zgcsswfzb@163.com   设计策划:贵州省**互联网有限公司   黔ICP备18010901号

网站标识码:3000000001 贵公网安备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