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起赡养案看乡规民约的作用
发布日期:2018/12/13 16:12:02 浏览:16
【案情简介】

    2017年6月26日,西江镇西江村李某夫妇到西江村议榔室申请调解与儿子、儿媳赡养及分家的事情。夫妇俩育有一儿两女。两女外嫁,儿子也已成婚。夫妇俩和儿子、媳妇共同生活。由于一些家庭琐事,儿媳对公婆采取冷淡、不理睬,不给公婆洗衣服,故意煮糊饭或者夹生饭给公婆吃,经常无缘无故地给公婆发脾气,砸打锅瓢,乱扔碗筷,公婆生病不给钱治疗,若丈夫给其父母问寒问暖,就以“离婚”相逼,让丈夫永远不得孝敬其父母,有时故意挑逗吵架,出手殴打公婆。在半年来,张某夫妇与李某夫妇隔三差五地发生吵架,每个月有一到两次的打架,家庭矛盾越演越烈,李某夫妇不得不将自己的儿子李某、儿媳张某告到村议榔室调解。

【调查与处理】

    西江村议榔室接到李某夫妇请求后,及时安排本村“议榔”调解员给予调解。在“议榔”过程中,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倾诉后,“理老”当场组织当事人学习了《榔规民约》,用榔规民约的尊老爱幼、孝敬老人等伦理道德进行了劝说。通过“议榔”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签订了《调解协议》,达成协议如下:1、李某、侯某夫妇由儿子李某红、儿媳张某共同赡养,并养老送终,李某红和张某要以善孝敬李某、侯某,不得辱骂、遗弃、采取冷暴力等方式虐待李某、侯某;2、李某夫妇愿意在离世后将在西江的三间门面作为遗产由儿子李某红、儿媳张某继承;3、李某红、张某在签订本协议后当场给李某、侯某磕12个头,以表承认错误和履行自己的赡养承诺,并不得反悔。双方当事人接到《调解协议书》后表示满意,李某红和张某当场在议榔室给李某、侯某磕了12个头,公婆和儿子儿媳双双牵手和好回家。

【法律分析】

    这是一起较为常见的家庭赡养纠纷。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此案中的张某没有赡养李某夫妇的义务,张某也无权继承李某夫妇的财产。但是西江议榔调解室巧妙运用了《榔规民约》来让双方言和,达到了双赢,很好地处理了公婆与儿媳关系、儿子与父母关系、儿子与儿媳妇关系,达到了社会和谐、家庭稳固。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崇尚孝道的国家。我们所说的孝不仅包括对父母双亲也包括对配偶双亲的赡养义务。而我国法律中并没有将子女配偶对姻亲父母的赡养义务写入法律之中。对于子女配偶的义务我国法律中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4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赡养人是指老年人的子女以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义务的人。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可以看出我国法律中并没有将子女配偶的赡养义务单独列入法条,只是规定子女的配偶具有协助的义务。

    但近年来,关于老人与子女间的赡养纠纷屡见不鲜,由于老人子女的配偶不配合导致老人的赡养出现问题的也占了很大比例。 在农村,部分群众的法律意识淡薄,道德观念差。同时,不少家庭会出现“妻管严”,导致儿子不敢违抗儿媳妇,不能好好孝敬老人。而《榔规民约》倡导的“孝敬公婆,子女及其配偶有赡养老人的义务”有效解决了子女配偶的义务问题,加上传统榔规对不尊老爱幼、不孝敬老人等违反伦理道德给予的惩罚也使得人们不敢轻易去违抗。

【典型意义】

    通过宣传,让人们充分认识《榔规民约》是法律的有益补充,是苗族传统社会的自治规范,具有维持社会秩序正常运行的功能,它从伦理道德的角度、人们习以为常的尊老爱幼习惯等来规范人们的行为。从现实情况来看,目前不少家庭是妻子当家作主,丈夫在家无地位,唯老婆是从。老婆与父母有矛盾,丈夫不是从中做工作,化解矛盾,而是附随妻子,帮助妻子与父母吵骂,甚至和妻子共同殴打父母。在“妻管严”的家庭中,只要媳妇能宽厚待人,不斤斤计较,家庭都比较能和睦相处,赡养也不会存在问题。但一旦儿媳与公婆关系恶化,就很容易产生赡养纠纷,并且易激化矛盾。但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出现赡养纠纷,父母只能将儿子告上法庭,要求儿子尽赡养义务。由于媳妇不同意赡养,儿子不是不肯就是不敢赡养,任凭法官做工作都无济于事。媳妇不但思想不通,不表态,还在幕后操纵指挥,致使工作难以进行。因而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或者赡养人想履行赡养义务而赡养人配偶不配合甚至阻扰,则老年人生活就会受到影响。规定夫妻双方的赡养义务,将夫妻俩都列为被调解的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后也方便执行,这就是《榔规民约》处理民间纠纷的魅力所在。

    法治理念启示:民族习惯法是世代相袭、不断发展并为本民族成员所信守的一种行为规范,是“活的法律”。习惯法不仅依靠人们的内心强制,自觉遵守,而且有来自于外部物质力量的强制,习惯法一般都有严厉的惩处规范和执法手段,人们对习惯法都有一个明确的预期,因此一般都能自觉遵守。一直延续千百年来的西江的“榔规民约就是典型的习惯法。他对于处理一些婚姻家庭纠纷及相邻等民间纠纷甚至发挥着法律都不能起到的作用。一些法律没有规定的内容榔规民约中都有明确的规定,比如实行土葬的两坟之间的距离等的规定。按民法总则的第十条的规定 “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榔规民约中的很多规定完全可以成为法院判决的依据。榔规民约中规定的配偶的赡养义务我们也可以在现有法律中找到法理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三款分别规定:“老年人养老主要依靠家庭,家庭成员应当关心和照料老年人”和“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这些规定之间法理是相通的,且榔规民约直接规定配偶的赡养义务似乎更符合中国的传统社会价值理念也更有利于矛盾的解决。子女配偶的赡养义务不仅符合习惯法的特征也是公序良俗中的一种,党中央提倡既要依法治国也要以德治国,如此重要的社会价值理念,我们应该及时地将其上升到法律层面,以维护大众的正确价值理念。 而在法律规定未修改之前,我们在家事审判和家事调解中,应充分吸收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一些向善敬老的优秀传统, 以期能更好地促进家庭和睦、社会和谐。


主办单位:中共赤水市委法治办   地址:贵州省赤水市红军大道北路73号   邮编:564700   电话:0851-22861151

电子信箱:zgcsswfzb@163.com   设计策划:贵州省**互联网有限公司   黔ICP备18010901号

网站标识码:3000000001 贵公网安备 号